1. 易倍体育官方网站

劳尔离去皇马最古典时代的终结

劳尔·冈萨雷斯·布兰科,33岁生日后不到一个月,离开了皇家马德里,离开了西班牙,去了德甲沙尔克04。作为职业球员,这决定并不错。如他所说,“近几年来球迷看到替补席中的劳尔要比赛场上多得多,而我认为自己还能享受几年足球。”他的职业生涯虽已入暮年,但依然有余晖可赏。离开马德里的板凳,去德国呼吸新鲜空气,对一个热爱足球、渴望比赛的球员是对的。但是他是劳尔,于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是20世纪最伟大俱乐部的第一射手,六届西甲冠军,三座冠军杯,四次西班牙超级杯,一次欧洲超级杯和两次丰田杯,740场进323球,西班牙国家队第一射手。他17岁开始正式为皇马出战,身披皇马7号16年,几乎长及他迄今人生的一半。他见证了皇马历史的二次复兴,自他披上7 号之后,皇马才重现了上世纪60 年代垄断冠军杯的盛世。他在皇马的人生是一部漫长的戏剧:1994-2001,他和耶罗、莫里恩特斯们见证了马德里的西班牙荣耀时光;2001-2006,他见证了银河战舰时代;2006-2009,他在星光黯淡的皇马力撑危局;2009-2010,C罗和卡卡两位金球奖的光芒终于将他压倒。在此期间,他的角色不断变化:金童,天才少年,王子,队长,边缘化,救世主。过去五年,他开始被人遗忘,一部分原因是世界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就像世界习惯了马尔蒂尼身披3 号站在圣西罗,习惯了杰拉德身披8号站在安菲尔德。他与皇马浑然一体,以致你找不出关于他的新话题。

他的老去是慢慢地行进的,让你感觉不到。2001-2006,他慢慢退出皇马首席射手园地;2006-2009,他回归皇马领袖姿态;2006年他退出国家队,为将一切都献给俱乐部。2009年夏天后,他失去皇马主力位置。他的伟大时光没有猝然崩裂,而是慢慢地被时光稀释。到2010年,他有些老了,他已在皇马踢了一年替补,世界忙于追捧更年轻的巨星,所以他的离开不像2000年费戈去巴塞罗那一般惊天动地,不像2009年C罗和卡卡来皇马般星流湍飞。这种不同需要时间来感受。2010-2011赛季开始后,随时光流逝,西班牙才会慢慢习惯这个事实:皇家马德里那16年来不移的7 号已经离去,带着对他的所有爱恨、期待、失望、争议和崇拜。

劳尔是一个典型的西班牙球员。他不太高也不太快,甚至也不是最灵活的选手,但他善于审视大局,有着令人惊叹的意识。他以对马德里竞技的一脚劲射开始射手生涯,他以丰田杯对达伽马的破门展示了他的灵活,对瓦伦西亚的欧冠决赛他可以狂奔50米破门。华丽、精确和狡猾并蓄,这就是劳尔。

然后,在皇马的悠长历史,又为他添加了其他色彩:勤奋、奉献、无私、忠诚,加上令马德里女球迷心醉的英俊,他成为皇马这个荣耀帝国的白衣王子。但如果说1994-2000是部浪漫传奇,那么2001-2010的劳尔时光则像部现实主义电视剧。2001年,史上最优雅后腰雷东多离去;2003年,老队长耶罗离去;2005年,功勋前锋莫里恩特斯离去。然后是从9 岁开始皇马岁月,踢遍全队所有位置的古蒂离去。与此同时,2000-2003皇马连招巨星,开始银河战舰时代;2006年卡佩罗接任。实际上,21世纪前十年,皇马的一个固有难题是:如何给劳尔配搭档?

劳尔最爱的搭档是西班牙同胞莫里恩特斯,但命运不如他意。21世纪的皇马前锋,罗纳尔多、欧文、范尼们车水马龙地来往。这是皇马改革的缩影:高层不敢动劳尔,但是他们在其他角落推进着金钱和巨星战略。银河战舰时代,世界忙于讨论齐达内的调度和罗纳尔多的高效,劳尔依然是队长,但更像是被一面被高高架起的旗帜。

所以,的确有过对劳尔“球霸”的指控。他太不现代了:他不像布特拉格诺似的有企业管理学位文凭,能够担当副主席。他不擅长经济,不擅长和媒体打交道,他不喜欢弗洛伦蒂诺的明星政策。他是个属于过去的球员,有着一些最古典的素质:忠诚,热爱足球,对青少年运动员充满耐心。

因此,他被视为“球霸”,更像是现代职业足球和古典足球理念的碰撞。弗洛伦蒂诺希望把皇马变成一个巨星马戏团,而劳尔却像阻碍这一切的旗帜, 然而这杆执拗的7 号旗帜,在2009年夏天迎来了黄昏。C罗、卡卡和本泽马,英超、意甲和法甲三位当家人物的到来吸引了全世界目光。这是皇马高层图穷匕现的一招。2010年,还渴望踢球的劳尔终于离开,带走了所有属于1994-2000的记忆。20世纪末那纯粹精致的皇马,就此结束。

从商业角度而言,也许劳尔真是个过时的、执拗的、会阻碍皇马仕途经济宏图大业的古典王子。虽然足球乃至所有职业体育靠金钱支撑,但令全世界热爱的还是那么一点理想主义精神。雷东多的离去是开头,劳尔的离去是结尾:漫长的十年,20世纪最伟大的足球俱乐部就这样完成了最古典的荣耀球队到最商业巨星球队的转变。

Comments to: 劳尔离去皇马最古典时代的终结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