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易倍体育官方网站

跑腿小哥变身杭州数码一条街接单王月入轻松过万

你愿意把贵重的东西交给陌生人么?在浙江杭州,滴滴跑腿员白付建每天都要往返好几趟数码城,把价值过万的物品背在身上,如约送到它们的主人手中。白付建一天大概能接15单,送过最贵重的一单货品价值十余万。这么一算,一年经过他送的货品总值高达千万。如今,这份工作让白付建找到了在大城市生活的存在感。

今年疫情之前,48岁的白付建在杭州一家公司做终端维护员,主要工作是给超市、小商店里的设备进行维护和系统升级。疫情发生后,公司经营不善,最终倒闭。丢了工作的他发现在特殊的时期,居民大量的使用跑腿业务,进行无接触配送,他觉得挺有意思的,就想试试看,成为了一名滴滴跑腿员。

让白付建有些意外的是,随着疫情逐渐转好,消费的逐步恢复,他接触到了许多贵重的物品,有珠宝店的首饰、金器,有价值几百万的合同、发票。对他而言,最常见的工作是代送价值不菲的数码产品。

数码产品一直是人们趋之若鹜的消费品。杭州的文三路数码一条街是拥有着22年历史的数码聚集中心,其中光超大型数码商城就有五、六座之多,在很多杭州人眼里,它的地位可以比肩深圳的华强北。疫情之后,消费回暖,为了配合防疫工作,商业模式逐渐从原先的顾客到店变成了网上交易,配以跑腿小哥同城快送的形式,一至三小时就能配送到顾客手中。

白付建每天穿梭于这些大型数码城中接收订单,订单货品以手机为主,也有笔记本电脑,台式电脑等高端设备,每次配送的价值基本上都过万。他记得自己接到过最多一单,是近十台苹果旗舰手机,价值10万多块钱。路上奔波的跑腿员送的不一定是奶茶、食品,盒子里装的物品也可能价值连城,白付建会力争将每一单货品安全及时送达。

数码产品不同于其他产品,一开始运送,白付建还是有些忐忑的。骑行在路上,他总要不自觉得去摸摸挂在肩上的包,看看物品还在不在。有时数量大了,他还会有些手抖。现在运送多了,他心态放松多了,只要用专业的态度去对待物品,就不会有问题。有时候,他会比商家都细心,包装盒里有间隙,他会用泡沫纸把间隙塞满,保证物品不受撞击。

每次看到白付建,数码城的老板们也都很开心,非常信任地把贵重的物品交到他手中。白付建觉得自己能接到那么多贵重的单,也与平台分不开。有统一的制服,大平台的加持,严格的操作规范,每次只送一单等,这些都是顾客愿意把贵重物品交予他们手中的原因。而白付建要做的就是把平台的规范落到实处,服务好每一位顾客。

通常,接到物品后,他会先给货主打一个电话确认收货相关信息,并告知对方自己预估的到达时间,关照货主手机不要关机,随后他才会出发送货。白付建笑称在确认收货信息时,双方就像电影里面的情报员对接暗号一般,有时为了安全谁都不会先说出地址信息,当然,大家都是希望物品最终能送达到正确的人手中。

白付建最开心的就是能把物品送到它的主人手中的那一刻。看到货主收货时的那种既开心又期待的眼神,以及对他说一声“师傅,辛苦了”,都让他觉得自己这份工作在城市中有了更多的意义。

因为妻子孩子在河南老家,白付建一个人住在杭州城西的一个小单间里。平日里,他最中意的是数码城边上的一家河南面馆,吃着家乡味的面更有干劲。白付建做了滴滴跑腿后,觉得这份职业在工作时间上自由灵活,每个月工资破万,收入有保障,又能够获得陌生人的信任承载贵重的商品,这让他很有成就感,也让他在大城市中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白付建说,他也正在把这一个灵活的就业机会介绍给身边的老乡、朋友。

今年全国两会,“就业”二字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被提及39次。数据显示,滴滴等新经济平台去年带动的就业人数约7800万人,成为实现“保就业”的重要载体。以滴滴为代表的新经济平台型企业,正在利用自身平台优势,解决现存就业压力。这些新就业形态依托互联网等新技术手段,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之下,给百姓就业创造了“新饭碗”。(本组图片拍摄于2020年5月26日,浙江省杭州市,图文:锐图-金轲)

Comments to: 跑腿小哥变身杭州数码一条街接单王月入轻松过万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