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易倍体育网页版登录

【专题】不止为了闯荡更为夺冠而生!——欧洲赛场上夺冠的亚洲球员们

武磊所加盟西班牙人队本赛季不幸降级,令中国球迷扼腕,甚至N多人建议其转会加盟其他五大联赛球会。但最终,武磊还是宣布将留队,下赛季将征战西乙联赛,而且,武磊数天前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还专门对缘何选择留守西班牙人队进行了解释。武磊的这个决定,使得新赛季的欧洲足坛顶级联赛中是否还会有中国球员的身影,将又一次留下一个大问号。实际上,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中国足球整体竞技水平的写照,我们不仅在欧洲足坛名不见经传,即便是相比亚洲其他国家的球员,我们的差距或许更大。

尽管受到疫情的影响,欧洲各国联赛近期才陆续结束2019-20赛季的赛事。但截至7月底,在已经结束的欧洲诸多联赛中,随球队夺取联赛冠军的亚洲球员不少,据不完全统计有超过10人。这其中有球迷们所熟悉的日本前锋南野拓实随利物浦队夺冠的,也有像伊朗前锋阿兹蒙以最佳射手的身份帮助泽尼特队夺冠的。但所有这些随队夺冠的球员不是来自日本就是来自伊朗,当然更有来自澳大利亚的。这其中,唯一的一位另类是目前正在传说将选择代表马来西亚国家队出战的比利时人迪昂·库尔斯。这其实也将亚洲球员的留洋提升上了另一个台阶。

走出国门、加入到闯欧的留洋大军之中!这依然是众多亚洲优秀球员的“职业梦”,到欧洲高水平联赛中效力,不止是提高技战术水平,更能够改变理念、拓宽视野。因而,这些年来,东亚以近邻韩日为代表、西亚以伊朗为代表,更有非典型性的亚足联大家庭成员澳大利亚,这些国家的留洋球员最多。因而相比而言,他们在整个亚洲足坛也具有一定的优势。迄今为止,在国际足联各国国家队排名表上,上述四个国家过去几年来始终占据前四的位置;而在2014年以及2018年两届世界杯赛上,上述四队连续作为亚洲的代表参赛。所有这一切恐怕并不是偶然。

当孙兴慜在英超赛场上继朴智星之后再一次掀起“韩国风暴”时,在刚刚过去的英超联赛中,一个赛季内出战30场攻入11球、助攻11球,成为有史以来英超联赛中第一个进球突破50大关的亚洲球员(累计进球53个),更成为第一个一个赛季进球和助攻双双“上双”的亚洲球员。所以,不管是媒体、球迷抑或还是俱乐部,孙兴慜包揽了热刺俱乐部的四个赛季最佳球员称号。但是,孙兴慜掀起再大的风浪,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他依然在荣誉榜上“一无所有”,因为孙兴慜闯荡欧洲这么多年,连一个冠军都未曾有过!而他的前辈朴智星不仅有英超冠军奖杯,更有欧冠冠军奖杯。因而,孙兴慜想真正超越前辈,最终恐怕还是需要在冠军荣誉簿上增添更多的冠军奖杯。

当然,应该承认,像孙兴慜这样的亚洲留洋球员已经是亚洲足坛的“稀罕物”,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今的亚洲球员留洋不仅仅只是停留于加入到欧洲俱乐部这个层面,也不再仅仅只是盯着“五大联赛”。到欧洲二流联赛中,寻找一个能够争取夺冠的球队,这似乎已经成为日本、伊朗、澳大利亚球员留洋的一个新趋势。事实上,在刚刚结束的一个赛季中,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先后有10名亚洲球员帮助各自的球会获得了欧洲诸国顶级联赛的冠军。这已经是这些年来亚洲球员获得欧陆联赛冠军人数最多的一个赛季。这或许有偶然因素,但更是亚洲留洋球员发展历史进程中的一个全新阶段,或者说是又提升了一个台阶。

2015-16赛季,日本前锋冈崎慎司随莱切斯特队出人意料地夺取了英超联赛冠军,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以主力身份赢得英超冠军的日本球员。虽然香川线赛季就随曼联队夺取了冠军,成为首位获英超冠军的日本球员,但毕竟在曼联队中无足轻重。四年之后,南野拓实成为了第三位夺取英超联赛冠军的日本球员。【注:稻本润一在2001-02赛季就随阿森纳队夺取了冠军,但因为整个赛季未有出场,因而未能获得冠军奖牌。】

南野拓实在今年1月份的冬季转会期中从奥地利萨尔斯堡红牛队加盟利物浦队,据称,利物浦队已经跟踪了他很长一段时间,是启动了他原合同中725万英镑的违约条款之后,才如愿得到他的。加盟后,南野拓实很快就在足总杯赛中登场亮相。尽管加盟利物浦队之后,南野拓实总共才有10次出场机会,而且累计出场时间也只有242分钟、没有取得进球,利物浦队夺取本赛季英超联赛冠军其实在他加盟之前就已基本大局已定,但这丝毫不能掩盖其在效力于萨尔斯堡红牛队期间所立下的战功。从2015年1月份加盟该队起的五年时间里,出场参加了136场奥地利甲级联赛、取得42个进球,代表红牛队出战欧战39场、进球11个,在本赛季欧冠联赛小组赛中,还曾当选过当轮最佳球员。

或许,也正是因为有南野拓实的存在,外界都忽略了效力于该队中的另一名日本球员奥川雅也的存在。他是在南野拓实加盟萨尔斯堡红牛队后半年,以1亿日元的身价正式与红牛队签约的,只不过不像南野拓实那样一直在一线队中效力,而是被俱乐部不断以外租的方式加盟其他球会效力。在2018-19赛季,他一度被租借到了德国乙级队荷尔斯泰因基尔队效力,至本赛季初才重新回到红牛队。在过去一个赛季中,曾有23次出场、累计出场时间为1404分钟,并取得了9个进球。在南野拓实离队之后,奥川雅也很好地继承了他的衣钵,在红牛队成为了锋线上的另一把利刃。这也使得他夺取了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正式联赛冠军称号。

而当今日本国家队的中场核心中岛翔哉在本世纪初从卡塔尔的杜海尔队以1200万欧元加盟葡萄牙波尔图队之后,虽然未能再现2017-18赛季效力于波尔蒂芒队时的风采,在32场葡超联赛中攻入10球、助攻10次,但至少随波尔图队获得了第一个葡萄牙超级联赛冠军称号。在过去的一个赛季中,中岛翔哉虽然有16次出场机会,但累计出场时间才564分钟,而且还没有取得进球。想要在波尔图这样的豪门队伍中立足,中岛恐怕还要付出更多。

无论如何,在日本闯荡欧陆的大军之中,又有三位球员捧起了联赛冠军奖杯。相比之下,东亚的另一个留洋大国韩国虽然有孙兴慜这样的世界级大牌,但在夺冠方面,只有效力于萨尔斯堡红牛队的黄喜灿一人。黄喜灿其实和南野拓实几乎是同时来到萨尔斯堡红牛队的,但不如南野拓实那么稳定。在2018-19赛季,他曾被外租到德乙汉堡队效力,出场20次仅取得2个进球。但本赛季回到红牛队之后,17场比赛首发出场、10次替补出场,累计出场1573分钟,并取得了11个联赛进球。在整个赛季中,黄喜灿还是欧冠联赛以及足协杯赛中有进球,交出的数据为16个进球、22次助攻。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成绩单,据称,德甲莱比锡红牛队以1500万欧元签下了黄喜灿,用以取代转会至切尔西队的维尔纳,双方签约5年。虽然人数难以与日本相比,但也足以让韩国球迷为之骄傲。

与之相呼应的是,以往在欧洲足坛并不起眼的伊朗球员,随着伊朗国家队在俄罗斯世界杯赛上的出色演出,开始受到欧陆俱乐部的青睐。在过去一个赛季中,先后有两名伊朗球员帮助各自所在的俱乐部蝉联了俄罗斯以及克罗地亚超级联赛的冠军。

中国球迷所熟悉的阿兹蒙作为第一名登陆俄罗斯超级联赛的伊朗前锋,至今已经在俄超闯荡了七个赛季,并曾在2018-19赛季随泽尼特队第一次获得了俄超联赛的冠军。但那个赛季中,阿兹蒙更多地只是扮演陪衬的角色,出场仅12次,只是进球效率颇高,攻入了9球。而这个赛季,阿兹蒙以出场28次、累计出场时间达到2099分钟,并以17个进球成为俄超联赛的最佳射手之一,最终因为点球进球数少而荣获金靴奖。

阿兹蒙是1995年1月1日出生的球员,而比阿兹蒙更小的萨德赫·莫哈拉米则是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赛之后才入选伊朗国家队的,而且也是在俄罗斯世界杯赛后与克罗地亚萨格勒布迪纳摩队签约5年。本赛季初,莫哈拉米一度被租借到NK火车头队效力,但在赛季中期重新归队,并随队蝉联冠军。他赛季总共出场16次、累计出场时间为1409分钟。而上赛季,他则是代表萨格勒布队出场了22次。

相比之下,澳大利亚国脚的成色倒是减弱了不少。过去,澳洲国脚经常在欧洲五大联赛中出彩,不过,过去一个赛季中,虽然有四名澳大利亚国脚汤姆·罗吉奇、阿齐兹·贝西奇、阿维尔·马比尔和米洛斯·德格内特随各自球队分别获得了苏格兰、土耳其、丹麦以及塞尔维亚超级联赛冠军,可分量明显减弱不少,而且只有后两人算是各队中的绝对主力球员,无论是出场次数还是出场时间都不少。这与过去鼎盛时期在英超、德甲、意甲等赛场呼风唤雨的情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某种程度上也反应出当下澳大利亚足球的整体态势。

除此之外,唯一一位值得一提的是效力于丹麦中日德兰队的比利时球员迪昂·库尔斯,他曾代表比利时各级青少年国家队出战过,而且先前效力于布鲁日FC队期间也曾出战过欧冠联赛。由于其母亲是马来西亚人,据说目前马来西亚足协正游说其代表马来西亚国家队出战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目前相关事宜正在落实之中。

但不管如何,能够在欧洲赛场上夺取冠军,这本身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同中国球员留洋也曾一度红火过,但也仅仅只有孙祥随PSV埃因霍温队获得过一次荷甲联赛冠军、随奥地利维也纳人获得过一次足协杯赛冠军,而其他留洋球员则并无斩获。因而,当我们中国球迷在羡慕我们的邻居之时,还是希望我们的球员能够有更多人的走出去。

上月底,在俄罗斯世界杯赛上曾扑出C罗点球的伊朗国门贝拉万德在延迟了差不多一个赛季之后,终于与比利时安特卫普队签约,并已经开始随队为新赛季进行准备。悄然之间,新赛季比利时顶级联赛不出意外的话将至少维系五名伊朗国脚的身影。而同样出战了世界杯赛的防守型中场球员赛义德·埃扎托拉希则已经返回俄超罗斯托夫队。事实上,不仅仅是比利时甲级联赛,在欧洲足坛的另一个公认二流联赛——葡萄牙超级联赛中,三名伊朗国脚同样大放异彩,并引发了欧洲五大联赛球会的浓厚热情。与东亚韩日两国直奔欧洲五大联赛相比,伊朗正在开辟另一条留洋之路——登陆欧洲二流联赛。

在N多中国球迷看来,似乎只有留洋“五大联赛”、登陆“豪门俱乐部”,那才是“留洋欧洲”。至于去欧洲五大联赛以外的国家踢球,那就不是“留洋”。或许,这就是西班牙人队降级之后,国内N多人呼吁、鼓噪武磊赶紧离开、前往英超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和理由。某种程度上,这也就是当下的氛围与环境,让中国足球步履维艰。

当孙兴慜在英超大展宏图、当日本球员陆续将德甲成为主要战场之时,或许是受到西方国家长期封锁的原因,如今的五大联赛中很少有伊朗球员的身影,这倒不是说伊朗球员水平不够。像刚刚结束的一个赛季中,中场国脚萨曼·戈多斯就在法甲的亚珉队效力,但上赛季仅仅出场5次、累计230分钟。这主要是原因他在2018-19赛季结束之后曾与西班牙的艾斯卡队签约,但随后又变卦,于是被国际足联禁赛在2019年8月底宣布禁赛4个月、罚款400万欧元,这使得他至今年初才禁赛期满、重新复出,但随后的疫情又让其没有太多机会出场。而在之前一个赛季,他曾代表亚珉队出场27次、攻入4球。

同样,像前锋阿里雷扎·贾汉巴克什上赛季在英超的布莱顿队效力。在2017-18赛季,他曾获得了荷甲联赛的最佳射手称号,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在欧洲主流联赛中获得最佳射手的亚洲球员,随后加盟了布莱顿队。起初还能够有出场表现机会。但是主教练由波特取代克里斯·霍顿之后,贾汉巴克什就基本没有了太多的机会。但即便如此,在今年1月初对阵切尔西队的比赛中出场,攻入了漂亮一球,被评为1月份英超最佳进球。有消息称,鉴于目前的形势,贾汉巴克什目前正在与土耳其费内巴切队联系,不排除前往土耳其发展的可能。

某种程度上,目前西方主流国家对伊朗还是存在着某些偏见,这或多或少影响到了伊朗球员进入到欧洲主流国家联赛之中。在这种情况下,加盟除五大联赛以外的其他欧洲主流联赛,这不失为一种良策。而且,伊朗球员先前已经在这些欧陆联赛中证明过自己。

实际上,除了公认的欧洲五大联赛之外,像葡萄牙、荷兰、土耳其、比利时、俄罗斯等国的顶级联赛并不像外界所想象的那么容易,这些国家的联赛本身水平不差,更重要的是,欧洲五大联赛中的众多俱乐部日常关注更多的就是这些“二流联赛”,这也使得这些联赛中的球员有更多的机会走向五大联赛、走向豪门。而现在伊朗闯荡欧陆联赛的留洋球员中,绝大多数就是安心在这些国家的联赛中踢球,甚至成为不可或缺的人物,这足以证明了他们的价值。譬如,像阿兹蒙在上赛季帮忙泽尼特队夺得了俄超冠军,他本人也以17球成为最佳射手,而意甲的那不勒斯等多家球会已经明确提出了收购意向。再譬如,上赛季刚刚加盟葡超里奥·阿维队、帮助球队获得下赛季欧联杯赛参赛资格的伊朗国脚塔雷米同时成为了葡超联赛的最佳射手,如今,包括阿斯顿维拉等在内的多家英超劲旅急于求购。

除了前面提到的两位分别在英超与法甲联赛中效力的球员之外,其他伊朗闯荡欧陆的留洋球员全部都集中在葡萄牙、比利时、俄罗斯、荷兰、克罗地亚等这些欧洲足坛传统强国,这些国家的联赛虽然无法与五大联赛相比,但在欧洲联赛排名中,其实多数都可以跻身前十,称之为“欧洲非主流”、“二流偏上”联赛,恐怕并不为过。这其中,最不令人起眼、也是最令人感到意外的,就是三名伊朗国脚在上赛季的葡超联赛中掀起了不小的风浪。

两个赛季前,日本的中岛翔哉加盟波尔蒂芒队之后,曾让葡超对日本足球印象深刻。在以3500万欧元转会去了卡塔尔的杜海尔之后,尽管葡超球会曾尝试引进其他日本球员,也包括让中岛翔哉返回了波尔图,但并未恢复到两个赛季前的情况。但在2019-20赛季初,塔雷米加盟里奥·阿维队、穆哈马迪加盟阿维斯队之后,情况变得完全不同。

塔雷米不仅帮助球队取得了联赛第五名、拿到下赛季欧联杯赛参赛资格,更重要的是,他的得分能力得到了一致公认。在射手榜上,他和皮济、维尼修斯一起都是攻入18球,只不过维尼修斯因为出场时间更少而成为了最佳射手、塔雷米排名第二。而穆哈马迪则攻入了8球,在射手榜上排名第18位。助攻榜上,穆哈马迪为7次、较塔雷米多5次,后者仅仅只是助攻2次。而皮济则以14次排名首位。

在点球方面,塔雷米7次主罚全部命中,是点球得分率最高的。当然,来自波尔图队的亚利克斯是罚入点球最多的,10个点球罚中了8个。而穆哈马迪在4个点球中也罚入了3个。在进球和助攻合计总榜上,塔雷米以20个排名第四,皮济则因为助攻次数多而毫无疑问地占据了首位。就得分效率而言,维尼修斯以每99分钟攻入一球排名首位;塔雷米则以每131分钟攻入一球而排名第三位。穆哈马迪则以每292分钟攻入一球而排名第34位。

守门员方面,阿米尔·阿贝德扎德赫以每场2.9次扑救而排名扑救榜第八位;他上赛季平均每场比赛的失球数为1个,而在确保球门不失方面,他总共有10场比赛不丢球,排名第五位,阿根廷国门马切辛则以18场比赛不丢球而排名首位。当然,这已经是阿米尔连续第三个赛季代表马里迪莫队出战,相比另两位第一次出战葡萄牙联赛的伊朗锋线球员,表现算是比较稳定的。

而在比利时超级联赛赛场上,除了埃扎托拉希在欧本队因为受到伤病的困扰,未能获得太多的表现机会,另外还有一名年仅19岁的尤尼斯·德尔菲未有出场外,其他几名在比利时效力的球员都是各队的主力球员,统计数据足以说明一切。至于像俄超联赛、克罗地亚联赛以及土耳其联赛,恐怕同样就无需多言。

上个世纪90年代末,当伊朗国家队重返世界杯舞台、挺进美利坚时,以代伊、阿齐兹、巴盖里等“三剑客”为代表的一代伊朗球星以挺进德甲联赛为荣。而至如今在中超石家庄永昌队执教的古比特担任伊朗国家队主教练期间,伊朗队几乎没有了留洋球员,至2011年多哈亚洲杯赛时,伊朗队仅仅只有1名海外球员。这之后,葡萄牙教练奎罗斯接手伊朗国家队,在8年时间里,帮助伊朗队连续杀入世界杯赛。而与之呼应的是,如今伊朗的旅欧球员越来越多。尽管在目前的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中,伊朗队小组出线形势岌岌可危,但这并不是整体实力下降的问题,而且组织方面出现了问题。看看如此多伊朗旅欧球员,中国队在2019亚洲杯赛上0比3完败,恐怕只能是一种必然。

前面不管是在欧洲联赛中获得冠军的亚洲球员,抑或还是开辟欧洲留洋“第二战场”的伊朗球员,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韩国队、日本队、澳大利亚队以及伊朗队就是当今亚洲足坛水平最高的四强!连续参加2014年世界杯以及2018年世界杯,并不是凭空而生。在这个过程中,留洋球员起到了关键性的核心与主导作用。但是,中国足球每况愈下,特别是过去10年来的“金元足球”,让中国足球完全葬送了留洋之路。

坦率地说,作为球员,毕竟是吃“青春饭”的,在有限的职业生涯中多挣一些钱,无可厚非。而且,同样是踢一年球,回到中超一年可以挣1000万元人民币;而留在欧洲一个赛季也就500万元人民币。于是,选择回中超也就再自然不过了。不要站在道德层面指责我们的球员“没有事业心”、“没有追求”、甚至“不爱国”、“不为中国足球尽力”,这种空泛的说法在现实目前几无说服力。一个不争的现实是:不管韩日抑或还是伊澳,他们的球员不管年岁,但凡出国踢球,几乎都是在海外俱乐部挣得比国内多!只有在运动生涯的晚年,才会选择回到国内。这其实也就进一步反证了中超联赛这些年来的畸形发展了,或者说是“金元足球”对中国足球的戕害。

当韦世豪在广州恒大踢得风生水起之时,我们看一下与他同年的南野拓实、阿兹蒙以及黄喜灿等人,在2014年缅甸亚青赛上,南野拓实和他的日本国青队曾是中国国青队的脚下败将;黄喜灿所率的韩国队作为卫冕冠军,则是被中国国青队所淘汰。要知道,当初韦世豪较南野拓实、黄喜灿等都要早出国,而且选择的也是葡萄牙。当时,中国足协派遣了一大批青少年球员留洋,在那支国青队中有超过一半的球员都在葡萄牙留洋。但是,转眼之间,再看看现在的这批球员,对照一下我们亚洲近邻的同龄球员。或许我们就更加清楚地知道为什么中国足球每况愈下了。因为资本已经完全“绑架”了中国足球,“金元足球”的危害正在逐步显现出来。或许,等到了国家队层面,这样的差距还会更明显。

对中国足球而言,“去泡沫”,重启留洋之路,让更多的“武磊”在欧洲二流联赛中涌现,这或许是一条更为务实的出路。

Comments to: 【专题】不止为了闯荡更为夺冠而生!——欧洲赛场上夺冠的亚洲球员们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